热那亚因佩里亚:穿過竹林去看海

2019-09-27 09:56 來源:中國六盤水網——烏蒙新報 【字體大小】:

热那亚行动是真的吗 www.zlwsvs.com.cn 烏蒙新報-數字報刊 - 热那亚行动是真的吗

烏蒙新報-數字報刊 - 热那亚行动是真的吗

秦科

從盤州出發到竹海,大約需要一炷香的時間,轉幾道彎,爬幾道坡,就到了最高處的狗跳崖。狗跳涯占領了眾山峰的制高點,空曠,遼闊,適合與命運之間來個了斷。每個來到此處的游客,都會無限的放大自己的眼界和格局。哪怕山間的一只蛐蛐,或者蟲鳥,也可以目空一切的俯視蕓蕓眾生。率先到這里結束生命的是長工阿海,追趕他的家奴舉起屠刀之前,他已將半只腳伸向了懸崖邊上,縱身一躍,把泥土砸了一個坑。接著是云竹,她萬念俱灰,睡在一片白云上,把自己投放到阿海身旁。白云明顯帶著暗傷,在風中滴著霓虹的淚,低頭的瞬間,已望穿秋水。忠誠的小黑狗,是感動,或許是慈悲,它四腳騰空而起,劃出一條美麗的弧線,在阿海和云竹附近,深陷的腳印像四朵含淚怒放的梅花。我相信,很多戀人曾在這座相思亭下,十指緊扣,借著清風明月海誓山盟。一轉身,掉入塵世的煙火,曾經的??菔彌皇且瘓涿覽齙幕蜒?。

從狗跳崖往下走,陡峭,驚險。大部分文友沿著棧道欣賞美景去了,留下駕駛員把車子開到景區的盡頭。停好車,我們順著棧道逆行而上。朱華勝老師說,這片竹海是祖先們留給此地百姓的一筆財富,前人栽竹后人享福。他選定了一處絕美的風景,吆喝著另外幾個老師拍照留戀。面帶殺氣卻有菩薩心腸的李永超詩人在這片竹海中行走,他的表情一直是溫和的,原來是攝影師拍攝的角度不對引起的誤會。李廷華老師每隔五分鐘就在林間像喊魂一樣的叫我的名字,我挎著笨重的相機趕緊跟上。進入林間,影影綽綽,竹鼠早已掘地三尺,躲在迷宮里準備偷襲某棵竹子的要害。風輕輕地掰開竹葉,天空其實只有巴掌大,飛鳥要想偷窺竹林里的秘密,只能尋找縫隙竄進來。最先來打探消息的是一只紅嘴鳥,它掉進了一個小孩設置的圈套中,在竹籠里驚恐的亂撞,另外幾只在竹枝上“唧唧啾啾”的叫著。有人猜想,籠子里的鳥定是一只雌的,用它可以勾引另外幾只雄的。捕鳥的孩子很老道,他與紅嘴鳥玩起“捉放曹”的游戲,旁邊支起撲鳥神器,等著鳥兒們自投羅網。后來,在旁人的勸說下,小孩打開籠子,像可憐自己一樣的可憐那只紅嘴鳥,拎著空空的籠子遠去了。

從山頂往下看,最初是一棵,然后是一排,接著是一大片竹子成群結隊的穿過村寨,爬滿山崗。村莊淹沒在翠竹叢林間,若隱若現,蜿蜒的公路像一條麻線,直接延伸到命運的谷底。生活在竹海里的人家,他們把一日三餐和一年四季鑲嵌進竹條編成的竹籃,竹籮,囤籮,簸箕和篩子,背著它們到鎮上的集市,換回生活的細軟,循環往復的日子不斷疊加了活著的厚度。小時候,老廠鎮有個技藝高超的老篾匠,他編織的籮筐又輕巧又好看。老篾匠去我們村上給人編織籮筐,我蹲在他旁邊,看他把一棵棵砍來的竹子破成四半,放上木頭釘成的小十字架破竹子,“嘭嘭嘭”的幾聲脆響,竹子就變成竹塊,在幾下又變成竹條。他用篾刀橫著把篾條破開一小截,用手輕輕地扭彎,三下五除二,篾條變成了細絲,一棵棵竹子在他手里就像吃飯一樣輕松自如。老篾匠愛喝酒,打籮筐時候哼小調,高興時候還會唱山歌。我學他破竹子,只是他把小十字架放在心上,而我是放在手上。我把他扔掉的竹筒織成刷把,帶回家給母親刷鍋用。母親說,篾匠是沒有出息的人學的。那些年,似乎帶匠字的都矮別人一截,除了篾匠,還有木匠,鐵匠,喇叭匠等等。如今,我站在這片竹林里,想起那個老篾匠,當然,也想起《笑傲江湖》里面那個綠竹翁,世人眼拙,看不出他們才是這個世界上最懂得生活奧秘的人。

我們去得不是時候,如果是在春季,幾場雨過后,可以見到一種隱花菌類的竹蓀。那些紅紅的竹筍蛋有的已經破“殼”而出,有的已經將白白的“鏤空裙”從菌蓋向下鋪開,猶如一位楚楚動人的美女,衣袂飄飄,翩翩起舞。竹蓀味道鮮美,素稱“山中之珍”。沿著棧道繼續往前走,盧玉兄弟跑錯了地方,看見幾片破瓦遮住的小房子,他探進頭去看過究竟,一股刺鼻的臭味熏得他趕緊縮回來,原來是一間茅房。茅房只有一個進出口,沒有門,村里人之前上廁所都是使用暗號,這些失傳的暗語早已被“男”和“女”兩個字代替了。

老廠鎮后來更名為竹海鎮,竹海鎮的竹根水,清涼甘冽,適合煮酒,名為竹根酒。坐在林間,風起時笑看花落,雪舞時舉杯對飲,喝下它,可以醉倒一片森林。在幽深的竹林中穿梭,誤入竹緣溪的小橋下,在某個雨打芭蕉的黃昏,看古老的水車轉動山水,山與水共清歡,顯得不是很寂寞。竹海寺里的晨鐘暮鼓,夾著梵音,把高深的偈語寫在竹子上。

作者通聯:云南省富源縣稅務局


附 件:AttachmentPh